大发net手机版网页版登录|官方网站

 
江苏理工学院优秀校友(美术专业)——朱逸清
2019-02-26      阅读次数: 69

朱逸清2    朱逸清,男,1974年生,江苏南通人,1994年至1998年在我校美术系学习,职业艺术家。与同出生于20世界70年代的薛永军组成当代艺术领域的一对“艺术家组合”。用中国传统的印章来构图和创造,借此表达当下西方文化的矛盾与融合,也隐喻了数字时代对于人类思想和冲突和对未来生存状态的思考。

  

  

  



用满腔热情与真心,护卫文化的印迹与刻痕

——记我校94美术班朱逸清同学

  

如果谈到“组合”,你一定会想到大家熟悉的国内外大大小小的演唱组,但当代艺术领域少见的一对“艺术家组合”—— 朱逸清+薛永军却一直是艺术界津津乐道的两位艺术家。其中,毕业于我校美术专业的朱逸清,被称为文化印记与刻痕的守护者。他从小成长于烟雨朦朦,山川灵秀的吴越之地,浸渍在清雅恬静的吴侬软语中,在经过四年系统性的专业学习后,真正成长为一位受人尊敬的艺术家。

艺术,要用热情去感受

出生于 70 年代的朱逸清,成长于中国实施经济改革和开放的年代,也亲身经历西方文化及资本主义价值观进入、日本卡通文化流行、计算机和网络对于中国发生重大影响的时候。这些深具时代意义的变化,启发了艺术家对于艺术的不同思考,也促成他从艺术家身分来探讨当代文化碰撞的问题,并选择中国传统的印章作为他的创作媒介。在大学期间,他就对专业有着极大兴趣,在他看来,真正的艺术与创作环境密不可分,只有用心去感受和创作,才能得到缪斯女神的垂青。因此,他从大学时期就开始关注图像创作。在当时,有一些出生于1970年前后的艺术家,他们在继续前辈们关注的政治和文化问题的同时,表达手法和诠释上已有创新,对于西方的艺术概念和技巧的吸收与转化也较为成熟;朱逸清的创作,就慢慢朝着这个方向铺展开来。

朱逸清创作的图像题材,主要涵盖国旗和政治人物为主的政治性图像,东西方经典名画的传统文化图像,以及明星偶像和商品符号为主的大众流行和消费文化图像等三类。国旗和政治人物是一种政治符号的象征,经典名画属传统、菁英文化的代表,而明星和商品图腾则为大众文化的符码。这三种不同文化属性的图像,在一次又一次地图像叠印中,构成眼前充满数字化时代特征的绘画。

艺术,要用真心去捍卫

大学毕业后,朱逸清没有选择工作,而是做了一名职业艺术家。在他的世界中,艺术不是沽名钓誉,也不是大众口中彰显品位的一句空话,他立志要用真心去捍卫艺术。而他手中的武器,就是印章。

印章是一种中国传统文化的符号,它既是身分的代表,亦为权力的一种象征,其中显现出绝对中式的价值观,这应该也是朱逸清决定以印章作画的原因,藉着印章在画作中从构成语言到身分象征的多重性格,来回应当代文化的复杂碰撞议题。如同艺术家解释其作品图像选取时说:“我会选取一些具有代表性的图像,然后把它解构,让它呈现出计算机时代的晶格化效果。这种解构本身就使图像具有内在的联系性,使图像成为艺术家所需表现的载体。图像是被变异了的图像,就图像原本的内涵是被削减的,是一种碰撞、破碎、变异、消融的状态”。换言之,印章构成的特色,是艺术家从形式上诠释这种文化碰撞、破碎、变异与消融过程的最佳写照,极贴切地表达他对于不同文化接触时的独特看法。

在文化碰撞的观点下,朱逸清将充满政治象征的国旗、政治名人,富含文化意义的经典名画,和大众流行文化中的明星形象,逐一转化成文字与商品符号的印章图案,再把这类「中式化」的语汇「植入」画面,进而传达其中对于外来文化的抵抗。2009 年的最新创作「中国活字」系列,从真实和虚幻当中建构出中美两个世界霸权的国家图腾。《中国活字─美国国旗》,则由充满暴力色彩和死亡氛围的纳粹标志、刀剑和骷髅头、飢荒中的流泪男童、美国前总统布什头像、金钱符号、和象征独立自由精神的星星共同组成美国图腾,在粗暴与悲伤的图像氛围中彷彿控诉着美国披着自由民主形式外衣下的暴力本质。

艺术,是对文化的反思

印章的发明原是为了大量与便利的复制形象,但是朱逸清的创作却转变这种便利与简化本质,改以一种繁琐的过程将印章原先的印刷性格转化为绘画特质。对于印章的使用,朱逸清在不同阶段亦有不同的发展。早期他使用很多文字,比较注重印章形式的美感,尤其是他亲手雕刻的自创篆体章如《中国印迹─遗失的金色》;之后随着时间演变,他开始在画面融入文字以外的各式符号,也逐步降低个别印章的差异性,企图让手工雕刻的印章呈现机械制造般的冰冷效果,把印章在他创作中的角色从一种个别形式的发展转为一种单纯的元素,借以强化其作品对外来文化入侵的批判如《中国制造-再造偶像-梦露》。这种将印章符号中性化的概念,呼应艺术家自行造字时纯粹把字体变化当作画面形式而不赋予特别意义的逻辑,也将他对于中国文字的迷恋清楚表露在这些充满中国风的装饰形象里。

综合来看,朱逸清的创作,不论是题材的选择、媒材与技法的使用、形式的整体都展露出浓厚的二元观,一种企图消弭东方与西方、本土与外来、传统与现代、手工与机械、绘画与印刷、空间与平面的界线,进而在这些对立或矛盾的缝隙之间开创一种新的可能,形廓一种数位时代下的影像绘画。朱逸清以印章创作的方式随着时间的发展越来越单纯化,但他作品中的绘画性和细致度则随着技巧的纯熟不断提升,这从新近和早期作品的对照中可以见出。对于他倾其一生所从事的事业,朱逸清坦言,“艺术需要反思,我将利用印章,去捍卫文化的印记与刻痕,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用不让艺术凋谢!”

朱逸清1

校友寄语:用真心,做实事。

(责任采编:井莹

  


打印

 

Baidu
sogou